太平天国唯一照片-太平天国失败后

太平军被俘后,清军那是毫不手软,基本都杀害了,八旗也好,汉军也好,有点身份的单个剐,小头目集体砍,打惨了还屠城,特别是湘军的将领,个顶个的屠人好手,比如曾国藩外号“曾屠夫”,曾国荃的外号“曾剃头...

太平军被俘后,清军那是毫不手软,基本都杀害了,八旗也好,汉军也好,有点身份的单个剐,小头目集体砍,打惨了还屠城,特别是湘军的将领,个顶个的屠人好手,比如曾国藩外号“曾屠夫”,曾国荃的外号“曾剃头”,彭玉麟的外号“活阎王”,王鑫的外号“王老虎”等,尤其是曾大帅,虽然功劳最大,成就最高,但杀戮过重,在历史上留下诟病。

李鸿章在剿灭太平军时,手段也狠辣,苏州杀降、捕杀护王,肃清江苏之日,即被封为一等肃毅伯。

再看看太平天国的这些王们,无论大王还是小王,只说被俘的,翼王石达开、英王陈玉成、忠王李秀成、靖王李开芳、愍王洪大全、干王洪仁轩、求王林凤祥、祜王蓝成春,启王梁成富,扶王陈得才等,太多了,都被杀害,有的是当场就砍了,有的是集体枭首示众,有的是押解到北京杀害的,且相当一部分是处以千刀万剐,给剐死的,封了2000多个王的太平天国到覆灭时,这些王们全死了,一个不留。

图为常安军,也叫华尔洋枪队,是一支由外国人训练中国人组成的洋枪队,主要镇压太平天国运动,烧杀抢掠,臭名昭著。

除了这些王们,还有下级将领、小头领带人投降或被俘的,基本是枭首凌迟,比如《僧格林沁奏折》记载,求王林凤祥被俘后,底下小头目萧风山带领着91人出降,除了小孩,其它人全被被砍,无赦免;

《和春奏折》记载,在庐江县生俘180多名太平军,头目凌迟,士兵砍头;

《曾国藩奏折》记载,湘军底下悍将吴坤修在攻打江西时,每抓获战俘必剥皮挂树。

程学启,曾为太平军陈玉成的部属,安庆陷落后降了清军,归属李鸿章淮军,累战功至南赣镇总兵,加提督衔,1864年攻嘉兴时战死。

不过在剿灭太平天国前期时,也有一些战俘为清军所用,但屈指可数,比如陈玉成的部下程学启带着丁汝昌等300人投降了曾国荃,曾当时为了战局考虑而暂时收留,但并不相信他们,每战都让其冲在最前面,谁知这伙战俘很勇猛,后来程学启官至总兵,而丁汝昌我们都熟悉,北洋水师提督,民族英雄。

图为到南美的华工们正在接受身体检查。网上有传闻,说太平天国覆灭后,有大量俘虏被清政府卖给葡萄牙商人,然后远渡南美洲从事矿工奴隶,为了争夺硝石矿,还帮智利打败了秘鲁,获得了永久居住权,但通过《海外华人发展史》查看,当年在南美洲确实有很多华工,并组成了武装力量,这些人是陆续前往南美谋生,与清政府和太平军无关。

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,太平军的主体是广西的客家人。

太平天国的主要人物:洪秀全、杨秀清、冯云山、萧朝贵、韦昌辉、石达开、李秀成、李陈玉成,这些人全部都是客家人。

太平军中最有战斗力的也是这批从广西来的人员,他们很少投降,绝大多数宁死不降,而且杀起满人来毫不手软,眼都不带眨一下。

所以从“客家人”这个角度入手,就可以理解太平天国为何要屠杀满人了。

客家人最早源于秦朝征服岭南,是从秦国南迁而来的士兵和家属,后来历经两晋时期大规模的“衣冠南渡”,到宋朝时形成了稳定的客家人族群。

他们从北方迁徙而来,聚族而居,使用原来的语言,保留原来的风俗,所以和当地人有很大的差别,因此得名“客家人”。

历朝历代对于西南地区都采取羁縻统治,委任土司进行管理,广西亦不例外。

由于广西真正归附中央管理时间并不长,再加上民族众多,矛盾丛生,管理起来很头疼,清政府往往用“和稀泥”的方式来解决问题。

当客家人和当地人发生矛盾时,客家人往往受到清政府的“区别对待”,所以他们对清朝积怨颇深。

再加上清朝入关后对汉族大肆屠戮,又实行民族压迫政策,被视为汉族人的客家人又被区别对待,地位更低,所以清朝的特权阶层——满人,自然成了他们最大的仇人。

其实在太平天国爆发前几年,广西地区的客家人就因为清政府的拉偏架、和稀泥、不作为闹过很大的动静。

中学历史课本在讲到太平天国运动的时候,往往会刻意回避太平天国的民族主义性质,夸大太平天国的宗教性质和阶级属性。

虽然说古代没有不亡之国,但等到一个朝代或帝国灭亡时刻真正到来时,其画面之惨烈所带来的冲击感,恐怕没有几人能承受。比如,立国仅13年,曾占据半个中国的太平天国,其灭亡时的场景便堪称极度悲惨。1851年3月,洪秀全率领“拜上帝会”信徒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起义,建国号为太平天国,并自称天王。次年初,太平军转入湖南、湖北作战,一路上连战连捷,势力不断壮大。1853年1月,太平军攻克军事重镇武昌,随即泛舟东下,在当年3月攻占南京,将其定为都城,并改名为天京。1856年,太平军攻破清军的江北、江南两座大营,势力由此达到巅峰。然而,就在太平天国迎来巅峰之际,领导集团内部因为争权夺利而陷入厮杀,使得其实力严重下滑,史称“天京事变”。事变发生后,洪秀全任用堂弟洪仁玕执政,并起用青年将领陈玉成、李秀成等人,虽然取得一些军事成就,但终究无法挽回败局。1863年11月底,湘军大将曾国荃攻占天京城外几乎所有的据点,此时的洪秀全君臣坐困穷城,真好比“瓮中之鳖”。李秀成见形势岌岌可危,便极力劝说洪秀全弃守天京,率领队伍到浙、赣等省打游击。然而此时的洪秀全已经精神错乱,竟然胡言乱语道:“朕奉上帝圣旨、天兄耶稣圣旨下凡,作天下万国独一真主,何惧之有?不用尔奏,政事不用尔理,尔欲出外去欲在京,任由于尔。朕铁桶江山,尔不扶,有人扶。尔说无兵,朕之天兵多过于水,何惧曾妖者乎?”(见《太平天国文书汇编·李秀成自述》)。1864年7月19日,湘军炸开太平门附近的一段城墙,随后蜂拥而入,天京至此陷落,而在此之前的5月30日,洪秀全已经服毒自尽。湘军攻克天京后,主帅曾国藩下令搜寻洪秀全的尸身,最终在一名黄姓宫女的帮助下,在天王府后花园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掘出他的棺椁。曾国藩喜恨交加,下令将洪秀全的尸身砍成数十段,然后焚骨扬灰。太平天国晚年,王爷数量激增,人数多达2700余人,甚至于连贩夫走卒只要肯花钱,也能捞到一个“列王”的身份。等到天京沦陷后,除无权无势的列王们得到轻微的处罚外,绝大多数实权王爷们都得到同样的对待-凌迟处死,不管他们是否肯投降。比如,忠王李秀成在狱中写下万言自白书,以此向曾国藩摇首求生,但依旧难免凌迟极刑。洪秀全创建太平天国后,曾组建起一支庞大的女兵队伍,除从事作战任务外,还负责保护天王府和各位握有实权的王爷们,人数最多时达10余万。在洪秀全持续不断的洗脑教育下,这支女兵队伍成为他的忠实信徒和“战争工具”,意志力之坚定远超世人想象。天京陷落前后,10万女兵大部分捐躯疆场,剩下的3000多名残众因不肯投降湘军,竟然集体自焚而死,实在是惨烈至极。洪秀全服毒自杀后,年仅16岁的长子洪天贵福被拥立为幼天王,并在天京陷落之际,被尊王刘庆汉等人护送出城,先是前往浙江跟干王洪仁玕、堵王黄文金会合,然后准备经江西到湖北、河南一带打游击。然而太平军进入江西境内后不久,便遭遇清军精锐部队的连番阻击,最终队伍被打散,洪天贵福只身一人逃往石城境内的杨家牌。数日后洪天贵福下山,到一户唐姓人家中做活,唐家的家主见其形迹可疑,便用甜言蜜语哄骗他,最终套出全部实情。很快,唐氏家主向清军席宝田部告密,洪天贵福遂遭到逮捕,并被押送至南昌。经南昌知府许本墉、江西巡抚沈葆桢的分别审讯,在确认洪天贵福的身份后,将他凌迟处死,时在1864年11月18日。临刑前,恐惧至极的洪天贵福在许本墉、沈葆桢面前跪拜求生,还梦想着读书考秀才,为清朝效力,实在是的荒唐至极(洪天贵福临死前曾作诗一首,其中写道:“跟到长毛心难开,东飞西跑多险危。如今跟哥归家日,回去读书考秀才。如今我不做长毛,一心一德辅清朝。清朝皇帝万万岁,乱臣贼子总难跑...”这里的“哥”,是指欺骗他的唐氏家主)。太平天国灭亡后,余部分散到各地坚持作战,其中大部分兵力(赖文光、陈得才部)渡江加入捻军,在安徽、山东、河南、陕西一带坚持抗清,直到同治七年(1868年)左右才被完全消灭。另外,近些年来网上疯狂炒作所谓太平军余部远渡重洋到达秘鲁,并参加“硝石战争”的话题,根本没有任何史料依据,纯属胡说八道,在此不做展开详细叙述。史料来源:《太平天国史》、《清史稿》、《太平天日》、《天父天兄圣旨》等

太平军攻长沙之战,双方打得都很不错。此战中,杨秀清、萧朝贵、石达开、左宗棠等人都表现得不错;

太平军几次好机会没把握住,加之一些战术尚未殝成熟,最终未能拿下长沙。

防御薄弱的长沙城当时的长沙城防,非常薄弱。

由于承平日久,长沙城池多年不修,加之1839年的大洪水,城墙已多处坍塌。

同时,长沙也正处于人事变动的空档期。新巡抚张亮基还未到任,已经要被调离的骆秉章虽仍在长沙,但已不便多问军务。

可是,罗绕典初来乍到,做事顾虑颇多。比如:罗绕典发现南门外有许多高屋民房,这些民房是攻城方的天然掩护,必须拆除。

可是,由于高屋民房的业主非富即贵,在他们的强烈反对下,罗绕典也不敢“强拆”。

长沙城防设施破败,罗绕典不敢完全依赖城墙,遂企图建立外围防线。

可是,当时的长沙的兵力只有“兵3000,勇3000”,欲扩大防御纵深,谈何容易?

阴沟翻船,错失第一次良机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“长沙烂城,一攻即破”,湖南天地会的兄弟把消息告诉了洪秀全。

正在桂林城下一筹莫展的洪秀全眼前一亮,遂定计奔袭长沙。

1852年5月,太平军攻占全州后,走水路,沿湘江北上,直扑湖南。

当时,正值夏季,水涨,船速快,而从全州沿河北上,沿途的永州、衡州、长沙均防御薄弱,太平军一旦“跑起来”,将迅速兵临长沙,而当时的长沙很难抵抗。

可是,信心满满的太平军出家门没几步,就阴沟翻船了。

蓑衣渡,江忠源设伏,大败太平军。太平军损失惨重:冯云山牺牲,太平军被打得“兵不满万”,并损失了所有的船只。

其实,江忠源的伏兵只有千人,而蓑衣渡这种“急转弯”的地形又是非常明显的伏击地形,以太平军兵力之盛,杨秀清用兵之能,如果太平军稍微谨慎一点,不是不可能避免这样的挫折。

阴沟翻船,太平军只得暂时放弃取长沙的念头,从陆路转入湘南,再图发展。

如此,清军得到了宝贵的时间,得以抓紧时间修缮城墙,调动军队。

基本正确却有瑕疵的分兵进入湘南后,太平军发展势头不错。

洪秀全再次确认了长沙防御薄弱的消息,而郴州地区的天地会众也自告奋勇,愿为向导,洪秀全遂再次起意攻长沙。

洪秀全、杨秀清留在郴州,继续主持扩军事宜,以萧朝贵率3000精锐急袭长沙。

当时,郴州地区的群众踊跃参军,太平军扩军形势非常好。

同时,长沙城防虽依然薄弱,但有不断加强的趋势,太平军要取长沙,就要尽快。

因此,分兵,同时照顾了扩军和袭长沙两个需求,是基本合理的。

可是,分兵的配置,颇有问题。既然太平军希望袭取长沙,当然是要争取一鼓而破!

长沙城防再破,毕竟也是长沙,3000人,能一鼓而破吗?

萧朝贵的奔袭:精彩绝伦+空门不进,错失第二次良机。

在太平军攻占郴州后的第三天,萧朝贵即领军出征。

萧朝贵表现出了出色的军事、政治、组织才能。

仅20天时间,太平军即连克永兴、安仁、攸县、醴陵,完成了从郴州到长沙长达600里的长距离奔袭。

而且,萧朝贵在快速进军中,不忘发展队伍,他从所克地区,获取了大量的红药(火药)、粮秣,并吸纳了天地会等武装力量,兵力增加到近万人。

萧朝贵的表演还没有结束!还记得罗绕典设置的三道防线吗?

萧朝贵的速度太快了。清军设在跳马涧的第一道防线还未完工,萧朝贵即已突破!

罗绕典的第二道防线,在石马铺——金盆岭。驻扎于此的陕军没有与太平军作战的经验,既未修防御,也未做充分准备。

萧朝贵以轻兵诱敌,以一场速战速决的歼灭战,歼灭了城外清军!

萧朝贵风驰电掣的袭击,很快为自己迎来了一次“打空门”的机会!

由于清军准备不足,当时太平军攻过来时,南门尚未关闭,大门洞开!

可惜,太平军将士居然认错了门···他们把一座高楼认为城门,打了过去,耽误了时间。

一来一去间,门关上了。空门不进,萧朝贵只得重新组织,转入攻坚。

不久,萧朝贵不幸中弹牺牲,攻城战陷入低潮。

土攻经验不足,错失第三次良机。萧朝贵死后,洪秀全、杨秀清亲率大军抵达战场。

同样,外围清军也跟了过来。而大清的新巡抚张亮基终于到了。

此时,长沙内外,太平军大约3万多,清军大约5万(大部分在城外),太平军以兵力弱的一方围攻长沙,形势已不利。

同时,或许因为萧朝贵突然死去给先头部队指挥系统带来的混乱,太平军主力抵达后未得到充分引导,未抢占要地蔡公坟。

由于未能抢占蔡公坟,太平军只能被局限于城南一带作战,兵力不易展开,对攻城带来了不利影响。

不过,洪秀全、杨秀清并不慌张,他们把以前罗绕典那些未用上的工事拿来用,抵抗外围清军;

随后,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地道上!太平军的工程兵还真不是盖的,很快,连续组织了3次地道攻势。

可是,此时太平军虽有了工程兵队伍,但土攻组织的经验不足。

他们在完成爆破,炸开口子后,往往只是一窝蜂往狭窄的突破口里涌,其他方向都没有进攻。

如此,清军得以集中力量于狭窄的口子与太平军作战,击退太平军。

与此同时,左宗棠的谋略,也起到了关键性作用。

1、左宗棠在风水堪舆、阴阳地势方面颇有研究。

他在各个方位放置水缸,并召集城中盲人(听力好),“听”地道,以提前判断、破坏太平军的地道,降低太平军的穴地效率。

2、急智。当太平军爆破成功后,左宗棠颁令:“市民只要朝口子扔一块砖头,不管砸没砸着人,都有重赏”!

因此,突破口的太平军往往遭到清军反击,市民砖头双重攻击,很难得手。

如此,太平军三次土攻全部失败!转移前有坚城难克,后有清军陆续增强,太平军被迫转移。

太平军使人诈降,诈称太平军已经挖地道到了天心阁,引起清军紧张。

随后,就在清军将领将注意力集中于排查城内地道时,太平军顺利转移。

直到太平军转移后数日,清军才恍然大悟!如此,在最后阶段,太平军以他们出色的谋略,在数万清军眼皮底下顺利“消失”了。

总的来说,长沙之战,太平军不乏亮点。杨秀清、萧朝贵、石达开,都表现出了卓越的军政才能和谋略。

从入湖南时的兵不满万到围攻长沙81日,这本身就表明了当时太平军的勃勃生机。

可是,太平军在战略、战术上仍有许多不成熟之处。

分兵袭长沙,本无可厚非,但只分兵3000,颇有轻敌之嫌。

向导使用制度未健全。这使太平军未能抓住南门未关的机遇破城,后又未抢占蔡公坟,使攻城受限。

土攻经验不足。这使太平军虽然3次完成爆破,但均无法破城。

后来太平军吸取了部分教训。杨秀清整理了完善、细致的向导制度,而太平军的土攻战术也在不断总结、学习中进一步成熟,在后来打武昌、南京时均立下奇功。

同样,对面的长沙守军,也表现出独特的霸蛮气质;

以湖南为基地的清军,与太平军之间,开始了一段漫长的拉力赛!

自鸦片战争开始,清朝就陷入了巨大的生存危机之中,所以清军重点布防在沿边沿海地区。例如北方的山东丶河北丶天津,南方的珠三角地区,东部的江浙地区。反而在内地的布防十分薄弱。从太平天国兴起和征战的路线可以看出,太平军并未选择攻打广西全境,也没去攻打广东,而是选择沿着清朝防务薄弱的湖南省,顺湘江而下,直扑长江中下游地区,打了清朝一个措手不及,并且在富庶的长江流域夺取了巨大的财富,极大的壮大了自身实力。当太平军进入南京后,清朝终于反应过来,开始调整国防布置,自此太平天国再也没有什么巨大的斩获了。太平军北伐与西征的目的是一样的,那就是要大张旗鼓,大造声势,去引开清军对南京方面的围攻,让太平天国得以苟延残喘几年,让新贵们多享几天富贵。北伐的太平军不过两万人马,要面对的是几十万清军,如果加上清军募得的乡勇,恐怕这两万太平军将要迎战百万大军。在地势平坦的北方,两万太平军北伐只不过是去送死而已。宗教社会的顶层人士,其实都是无神论者,他们心中的神就是他们自己。所谓普通宗教信徒,在他们眼中不过是自己的牛羊,为了不让自己被豺狼虎豹给吃了,扔些羊羔子去喂猛兽,也是个可以接受的选项。

我是萨沙,我来回答。洪宣娇准确说杨宣娇早就死了。洪宣娇可以说是太平天国历史上,最独特的一个女性。洪宣娇本名杨宣娇,是萧朝贵的老婆,客家人。而萧朝贵本来只是个烧炭工,不识字,可见杨宣娇也不过是个农妇而已,她为萧朝贵生过二个儿子。但杨宣娇和丈夫萧朝贵一样,出身低贱却颇有能力。当时萧朝贵在紫荆四处发动群众,加入拜上帝教,主要对象是客家人。而当时客家人有个很大的特点,就是他们的女人很能干。客家人本来是中原纯正的汉人,因躲避战火搬迁到南方。因为是客居外地,客家人的生活很艰难,无论男女都要从事体力劳动。在满清时代来说,基本汉族妇女都要缠足,但客家妇女不缠足,因为需要做体力活,缠足就做不了(走长路都难)。这些客家妇女被后来的清军讥笑为“大脚婆”,但她们仍然是客家社会重要的力量,也是重要的生产力。所以,在萧朝贵四面笼络客家男人的时候,他的老婆杨宣娇也表现出独特的组织能力,开始拉拢客家妇女。1848年,拜上帝教遭到第一个沉重打击。首先是元老领袖冯云山被逮捕,洪秀全当时还在广州,营救冯云山不利,也不敢随便回来。当然拜上帝教徒发现被官府定为谋反(这种诛九族的大罪),都深感恐惧。加上两个最高领袖都不见了,眼见拜上帝教就要散伙。此时,萧朝贵和杨秀清突然站出来搞了请神上身的把戏,萧朝贵说自己的是耶稣,也就是洪秀全的哥哥。杨秀清则说自己是上帝。上帝和耶稣都出现了,谁还不信,拜上帝教不但没有解散,反而越来越强大了。见丈夫这么玩,聪明的杨宣娇也不甘寂寞,随后也自称梦到上帝,梦到上帝告诉他洪秀全是上帝之子,他是上帝之女,是洪秀全的妹妹。杨宣娇这套说法,不但侧面烘托了洪秀全的神性,也争取了大量客家和少数民族妇女的支持。不要小瞧这些加入拜上帝教的妇女,她们除了不能打仗以外,可以胜任各种体力活,不比男人要差。1850年洪秀全来到紫金山后,爽快的承认杨宣娇是自己的妹妹,所谓神妹。于是,杨宣娇的名字也就变为了洪宣娇,搞笑的是萧朝贵就变成了洪秀全的妹夫。可以说,洪宣娇由此成为太平天国地位最高的妇女。据说,当年两人的夫妻关系也很好,萧朝贵心疼老婆四处抛头露面的演讲,经常给洪宣娇打洗脚水。在当年,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。然而,洪宣娇却没有嚣张多久。地位高了,有权了,一些人就会飘,不知道自己是谁了。农妇洪宣娇也是如此,她很快对丈夫看不上眼,认为丈夫没有大用。在很多场合,洪宣娇也搞起请神上身的把戏,公开和丈夫对着干,驳斥丈夫的言论。一说,这是因为洪宣娇和萧朝贵的母亲,婆媳关系不好。同时,萧朝贵发达以后,也娶了几个小老婆,洪宣娇毕竟是女人,大大吃醋,借机搞一搞丈夫。她将家务事搞到大庭广众,是她的自由,但洪宣娇请神上身来压制丈夫,这就动摇了太平天国的基础。很多拜上帝教徒开始奇怪,怎么洪宣娇这个上帝的女儿,会和上帝的儿子萧朝贵对着干,说完全相反的话。这件事被太平天国实际领袖杨秀清知道后,很是愤怒。杨秀清能力是所有人中最强的,他首先把萧朝贵喊来臭骂一顿,指责他没用“连老婆都管不好,如何管理天国?”随后,两人配合再次请神上身。杨秀清是上帝,萧朝贵是耶稣。上帝以父亲的身份,下令打女儿洪宣娇60大板,让儿子萧朝贵来执行。洪宣娇哪里敢反抗上帝,就这样被痛打了60大板。这60大板可不是小数字。一般来说,十几板子就会打破屁股,鲜血直流,更别说60大板。更关键的是,打板子是要脱裤子露出屁股的。洪宣娇虽然是已婚已育妇女,好歹也是清代女人。那时候的女人别说露屁股,有时候无意中看到男人路边撒尿都要上吊自尽。这场被打后,洪宣娇哪里还有脸在外面混。更搞笑的是,这还不算,杨秀清命令萧朝贵将妻子名字改为“女学胡九妹”,等于不承认她是上帝的女儿。以后,洪宣娇就没法搞请神上身的把戏了,政治上的影响力为0了。这次被重重打击后,洪宣娇就从历史书上消失了,估计也没脸见人,只能在家里带小孩了。1852年9月,萧朝贵攻长沙时被清军炮火击中,战死,洪宣娇成为寡妇。随后直到太平天国被消灭,南京城破,也没有洪宣娇的什么记载。她没有被清军杀死,因为她早就死了。在1857年,也就是萧朝贵战死后第5年,太平天国一本奏折中无意中提到了洪宣娇,却用了一个词“先娇姑”。这说明什么?在1857年,洪宣娇就应该已经死了,没有看到太平天国的灭亡。至于怎么死的?可以肯定不是政治谋杀,因为萧朝贵的2个儿子长子萧有和,次子萧有福,深受洪秀全信任,都被重用,尤其是萧有和。这两个人,都是南京被攻陷以后才被杀。一般认为,丈夫萧朝贵死后,洪宣娇地位尴尬,又失去了所有的权力,不是忧愁而死,就是自杀殉夫了。洪宣娇这个人最搞笑的是,即便她自称上帝之女,又有很强的组织力、领导力,却也忍不住争风吃醋,最终被老公联合外人打回原形。

来源:欢迎分享本文!

相关推荐